來源:人民日報客户端

  原標題:《400元賭資牽出數十億元大案,90後賭徒半年狂輸3000萬》

  “贏只是過程,輸才是結果……”落網的“90後”犯罪嫌疑人黃某在接受採訪時懊悔地説。

  2018年12月至2020年3月期間,黃某在某境外賭博網站上進行非法賭博。起初投入幾百、幾千元,之後賭資逐漸增加,不僅輸光妻子的陪嫁款100餘萬,還鋌而走險利用職務之便,盜取公司賬面資金3000餘萬並全部輸光。

  而這還只是部督“3·10跨境網絡賭博案”露出的冰山一角……

  3·10專案行動部署會

  400元賭資牽出數十億元大案,跨境賭博網站服務器藏身國外

  2020年3月,河南省周口市公安局港區分局接到轄區一名市民舉報,稱其在某網站上輸掉400多元。通過對該平台的深入調查,一個涉案金額高達數十億的跨境網絡賭博犯罪集團逐漸浮出水面。

  經偵查,警方發現這是一家將服務器設在境外的違法網絡賭博網站,賭博門類眾多,網站規模較大。而在背後操縱這些賭博網站的主要犯罪嫌疑人,也隱藏在境外。

  依靠上下游犯罪產業鏈,該團伙設計了各種賭博花樣,採取讓參賭人員先贏後賠的套路,利用賭客嗜賭心理,不斷壘高投注金額,使其深陷債務旋渦,造成很多家庭傾家蕩產、家破人亡,也導致國內資產大量流失。

  為了吸引更多賭客,該賭博網站還將活躍度較高的參賭人員拉攏為“網絡賭博平台”代理,利用他們為賭博平台賺取高額賭資。為了將其徹底套牢,賭博平台還會根據代理人員所拉下線的投注情況,返還千分之一至千分之三不等的佣金。投注越多,代理人員從中獲取的佣金越多。

  據警方介紹,僅2019年12月至2020年2月期間,該網站的充值會員數就高達54900人,資金流水達80多億元。

  警方扣押的部分銀行卡

  警方扣押的部分現金、黃金首飾

  打擊犯罪刻不容緩,無懼疫情跨省“斷鏈”

  收到相關線索後,周口市公安局高度重視,迅速成立專案組,以港區分局為主偵力量,抽調全市精幹警力,各警種通力配合,迅速開展工作。經過不懈努力,從研判出的信息流和資金流入手,基本掌握了該網絡賭博平台的組織架構、運作模式和部分代理的真實身份。一條涉及非法賭博、地下錢莊、銀行卡倒賣等黑灰產鏈條的跨境網絡賭博犯罪脈絡漸漸清晰。

  3月27日,公安機關組成12個抓捕小組,連夜奔赴廣東、湖南、江蘇、浙江等15省,對犯罪嫌疑人實施集中抓捕,一舉搗毀6個重大涉嫌販卡、洗錢犯罪團伙,抓獲犯罪嫌疑人45人,依法凍結涉案銀行卡976張,扣押、凍結涉案資金2000餘萬元,為後續打擊工作順利進行打開了局面。

  在對涉案人員進行抓捕的同時,專案組民警從研判涉案銀行卡的資金流和信息流入手,認真分析每一個涉案銀行卡的流水,用足“笨功夫”尋求案件突破口。

  從打擊境內招賭的代理人員和賭徒入手,對調取的1500餘張銀行卡內近三個月的銀行流水進行梳理,初步查清了資金流向,順線追查,最終突破瓶頸,撕開了口子。

  犯罪嫌疑人在ATM機取款

  其中,何某軍販卡團伙受僱於賭博平台,在國內以每套每月1000元的價格,大肆收購銀行卡四件套。他們將銀行卡綁定在手機上,通過ATM機取現,再以將現金交給指定人員或網上銀行轉賬等方式,幫助賭博網站轉移賭資。

  2019年7月以來,該團伙共收購銀行卡四件套600多套,獲利500餘萬元。同時,該團伙還利用賭博網站給其每套卡每月3500元的差價,在國內招募人員幫助其從事收購活動,危害極大。

  抓捕行動期間,正逢疫情來勢洶洶,給警方異地抓捕工作帶來重重困難。據港區分局民警王鋼峯迴憶,他們除了要做好防護工作,還必須自備乾糧。千里奔襲,時不待人,餓了就靠方便麪、麪包、牛奶、礦泉水等容易攜帶和保存的食物充飢。遇到防控疫情形勢嚴峻的地區,“連賓館都不能住,就在警車裏蹲守幾天幾夜”。

  據負責執行抓捕任務的港區分局案件偵辦大隊大隊長陳偉回憶,通過前期研判,警方鎖定了福建省晉江市的蔡某。僅1月份期間,就有1.7億元違法資金轉移至蔡某銀行卡中,是本案重要犯罪嫌疑人。

  經偵查,該犯罪嫌疑人潛藏在鎮上的某小區三樓,但他白天基本不出來,晚上也很少出門。

  為了不打草驚蛇,專案組民警在單元樓門口蹲守了兩天一夜,直到第二天上午,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從外面回來,在其敲門之際,抓捕人員快速出動實施抓捕,當場繳獲大量銀行卡、手機、電腦等作案工具,一舉搗毀該窩點、查獲大量證據。

  另一場抓捕行動也同樣充滿戲劇性。

  據港區分局民警牛超回憶,在抓捕負責轉移贓款的犯罪嫌疑人王某順時,發現前期鎖定的犯罪嫌疑人窩點已悄悄轉移。後經進一步調查發現,犯罪嫌疑人已搬去隔街的另外一個小區,具體位置不詳。

  正當抓捕小隊在該小區準備下一步行動時,突然,犯罪嫌疑人的車輛出現在民警眼前!

  “我們偵查員剛走到這個小區門口,就發現了要查找的車輛,然後我們就派偵查員上前探查。”

  此時,有兩名男子拉着行李箱、揹着雙肩包,向嫌疑車輛走來。偵查員敏鋭地發現,他們跟要抓捕的對象高度相似!

  抓捕小隊當機立斷,對二人實施抓捕,當場繳獲即將轉移至珠海的贓款人民幣200餘萬元。經突審,警方在當天下午6點又順利抓獲另外兩名犯罪嫌疑人。

  “有時候刑偵工作就是這樣,早一分鐘就可能大獲全勝,晚一分鐘就要多經歷一些波折。”牛超説,偵查員那段時間就跟打仗一樣,爭分奪秒,腦子反應必須要快。

  精準研判強力攻堅,“3·10專案”再擴戰果

  “3·10”專案取得初步戰果,案件偵辦也進入攻堅階段。

  4月16日,全國公安機關打擊治理跨境賭博工作視頻會議召開,要求全國公安機關迅速形成對跨境賭博犯罪的壓倒性態勢。河南省公安廳要求省、市、縣三級層面建立橫向多部門協作、縱向多警種合成的有效機制,積極構建上下聯動、齊抓共管、協同推進的打擊治理跨境賭博工作新格局。省廳領導專門聽取彙報並指導案件偵辦,要求專案組堅定必勝信心,採取精準有力的攻堅舉措推進案件偵辦,並協調省廳相關業務警種對案件偵辦提供強力支持。

  2020年8月8日,該案被公安部列為督辦案件。在公安部、河南省公安廳的統一部署指導下,專案組以“橫向拓展網絡賭博平台犯罪,縱向深挖各類黑灰產犯罪”為目標,聚焦重點線索,強化精準打擊,圍繞信息流和資金流追蹤溯源,在海量信息中抽絲剝繭,循線追擊,精準研判,繼續擴大戰果。

  警方扣押的部分現金

  地下錢莊犯罪嫌疑人轉移資金時使用的點鈔機

  截至9月21日,共抓獲各類違法犯罪嫌疑人123人,其中代理人員34人,賭徒26人,涉嫌販卡、洗錢人員61人,提供網絡技術服務2人。該案還搗毀地下錢莊3個;扣押涉案財物人民幣616.2萬元、港幣60萬元,沒收賭資人民幣430.2萬元,共計1046.4萬元;凍結銀行卡1890張,凍結銀行卡資金1.23億元;扣押瑪莎拉蒂等高檔車輛9台;凍結房產2處。

  警方扣押的瑪莎拉蒂、寶馬等車輛

  周口市公安局相關負責人表示,下一步,全市公安機關將在重視程度上再加力,在組織保障上再強化,在創新打法上下真功,進一步擴線經營,乘勝追擊,徹底斬斷這起跨境賭博案件的資金鍊、技術鏈、推廣鏈,為維護廣大羣眾合法權益和社會穩定做出應有貢獻。

  周口警方赴全國多地抓獲犯罪嫌疑人

  90後賭徒狂輸3000萬 美容院女老闆敗光父母養老錢

  隨着警方的深入調查,掩藏在案件背後一個個心酸的賭徒故事,也逐漸浮出水面,令人唏噓。

  半年時間,輸掉3000萬!

  很難想象,這一恐怖的數字,是由一個月薪僅7000元的“90後”釀成的。

  黃某

  這名“90後”黃某,原本是一家大型企業的財務人員,因無意中接觸到賭博網站,上演了這場瘋狂的賭徒遊戲。

  “開始的時候幾百幾千的玩,後來斷斷續續輸了幾萬,就想投注多一點,哪怕贏個一兩把也行。”

  從最初只是成百上千的玩,到後來輸錢為了翻本開始上萬甚至數十萬的賭,黃某就跟着了魔似的,四處借、刷信用卡、到處貸款……在輸光了身上的現金後,黃某又偷偷將妻子陪嫁時帶過來的100多萬元也盡數投入其中,“因為自己的一時糊塗,把給小孩準備的錢也都用在了賭博上。”

  可怕的是,在敗光家裏的全部積蓄後,已經輸紅了眼的黃某仍不知悔改,還一心想着翻本。

  此時,已經沒有人願意借錢給他了。於是,黃某便盯上了公司賬户。他利用自己作為公司財務人員的身份,從公司賬户盜用3000餘萬元,轉身全部投入到賭博網站中。僅半年時間,輸了個精光。

  “每次都是幾萬幾萬的投,最瘋狂的一次下注100多萬。”黃某説。

 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,今年4月,民警上門對其實施抓捕時,黃某竟仍執迷不悟地説:“讓我贏了這一把再走。”

  目前,黃某已被批准逮捕,等待他的將是法律的懲罰。

  另一名落網賭徒郝某,經歷也極為悲慘。

  郝某

  郝某本是當地一家小有名氣的美容院女老闆,手上有3家美容院,還有房有車。

  然而,噩夢從2019年9月31日那天開始。

  那天,郝某在朋友李某的鼓動下,下載了一款名叫“統一”的手機APP。

  “當時跟我説這是一款理財軟件,可以讓我掙錢。”郝某回憶。下載完軟件後,李某便給她介紹了一位“指導員”,還將她拉進“統一”APP的玩家羣裏。

  “起初,她叫我跟着羣裏的投注信息投錢,我投了1000元,結果輸了。”本來也就是玩玩的心態,郝某沒有在意,想着就此收手。但好友李某卻不願意,“讓你輸了1000元,我心裏不舒服,你再充3000元,我教你贏回來。”

  結果,3000元依舊打了水漂。但這3000元,已在郝某心裏種下了一顆嗜賭的種子。

  之後,好友李某與所謂的“指導員”又以“保本”、“贏了你分我,輸了算我的”等言語誘惑,不斷鼓動郝某增加投注。郝某也一直認為自己只是“運氣不好”,一心想要翻本,結果一發不可收拾。

  抵押車輛、借高利貸、網貸、向朋友借錢……郝某通過各種手段,先後籌集了70餘萬元,結果全部在該APP上輸光。而她父母、弟弟的錢,也被用來贖回車輛、償還高利貸。

  在公安幹警偵破案件的過程中,郝某所謂的“運氣”也露出真相。原來,像郝某這樣的賭客在使用該APP時,其一切行為都已經被設計好,每場下注都有人在後台操控。

  “贏少輸多,小贏大輸”,看似簡單的操作手段,卻讓深陷其中的賭徒喪失理智。

  據警方介紹,這類網絡賭博網站通常下設運營部、客服部、技術部等部門,各自扮演拉人、“導師”、操控賭局等角色。網站先以“充10000送3000”“註冊即送現金”等形式誘導人進行在線賭博,之後還會加以“充值返現”“保本跟投”等形式持續吸引賭客加大投入。層層設置陷阱,步步誘導深入。

  眾多賭徒也在接觸賭博網站後迷失方向。有人傾家蕩產負債累累,有人家庭破裂眾叛親離,有人鋌而走險走向犯罪……等待他們的不僅有法律的嚴懲,還有此後揮之不去的夢魘。

  採訪時,賭徒黃某説,第二天就是他28歲的生日,要獨自一人在看守所裏度過了。

  “沾上賭博以前,我的日子雖然算不上大富大貴,但也是平平安安。現在回想起來,生活中還有很多值得去關注和留戀的東西,包括跟家人、跟孩子……其實這些遠遠都大於金錢所能帶來的快感,是金錢買不來的……”

  然而,從他開始瘋狂參與網絡賭博的那刻起,這一切,就被自己親手葬送了……